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我願意這樣去自私》

窗外,月色清清柔柔地灑落進我的臥室,散發著許許多多的暈圈,妖嬈在這郊外的小鎮上,樓下十字路口的霓虹燈昏黃昏黃的投射在臘月的深宵,偶爾有行人或結伴,或孤單地經過我的窗臺下,寒風把他們的頭髮吹起,肆意鑽進他們的身體。

  輕軌道呈弧線形狀橫跨在錯落有致的建築物上,像一根香蕉散發著特有的味道,我總是在冬天的深夜裏,倚著窗戶,看著乳白色的列車在我眼前急馳而過,那長長的車身,分部著八個車廂,無數的燈光從列車窗口飄出來,劃破夜幕,急馳中只留下“呼呼”的餘音在寒冷的暗夜裏震顫。

  手機QQ裏“滴滴”傳來你的消息,你知道那是我多麼不願意提起的話題呵!每一次的提及都會讓我的心靈有若刀割般疼痛,而無眠到天亮的感覺真的不好受。那會讓我在連續的時光中容顏憔悴,憂愁寫滿我的眼眸,而隱居的痛苦,微笑總是那樣地艱澀。把憂傷傳遞給身邊的人是件多麼讓我難過的事呵!

  你一再地追問我,為什麼要這樣?我怎麼會變成這樣子?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啊!?假如被摔碎的鏡子,拼湊出來的,裂痕在陽光下,食指間,難道不會再次劃傷嗎?你無言,是因為你也不能去保證什麼,是啊!誰又能夠去保證未來呢?又誰能夠在刻骨銘心的累累傷痕裏,坦然去相信曾經的那一段不是重蹈覆徹的錯誤呢?我不是個技術精湛的情感修理工匠,我沒有天衣無縫的透明粘合膠水,能粘合的是在陰雨綿綿的日子裏,仰望東方的晨曦,穿出層層雲霧,漸漸照耀在我受傷的心靈深處。曾經多少歲月的時光輪回裏,我苦苦掙扎,那破碎的餘音,在無數的深宵裏,把我撕裂,?喊狂呼著不如歸去,不如歸去。

  你知道嗎?當我看到螢幕上你的資訊,我無法抑制我的淚腺,奔流的又何止是臉龐上的濕熱呢?總以為,七餘載的友誼,足以讓你我心心相惜,就如同有著血液相攜的姐妹,那麼默然,那麼心有靈犀,你一句“你怎麼能夠那麼自私,你們兩個怎麼能夠那樣自私呢”。把我摧向痛楚無法承受,重錘擊潰我心湖好不容易建築成的堡壘,遺留下的僅僅是沉默,沉默,如果是掩埋痛苦泉源的口,我想把一堆泥土,撒下快樂的種子,萌芽。

  我自私?哦,我的天!我倒想問問,什麼是無私呢?假如我和他的重合,是讓我或他的親人再去撕開漸漸癒合的傷口,再讓年邁的父母去承受兒女們的悲苦,而無可奈何,束手無策就是無私的話,那麼薄冰上的塵埃是否就不會跌落冰河之中呢?

  自私吧!如果這是自私,也且讓我去自私,去放任吧!為了我愛和愛我的母親,為了我愛和愛我的兄弟姐妹,為了關心擁護我的朋友,為了今天絢麗多姿的世界,為了迎接明天更多炫目的驕陽,為了看盡人生的春夏秋冬,也為了看遍花開花落,雲舒雲卷,更為了快樂總是那麼吸引我,且讓我去自私吧,在蒼茫的沙漠裏,在浩瀚的海洋中,在遼闊的如茵草原,在藍天白雲間,讓我翱翔!

  其實,我又豈會不懂你呢?你總是那麼善良,那麼地袒護我,為了我目前仍然在圍城之外,欣賞著城內、城外的風景留連忘返而擔憂著,為了不願意看見有情人各自奔天涯而努力說服著我,多少的時候裏,我是那麼感動,感動上天讓我有這樣的機遇去認識了你,得到真誠熱情的你的友誼,總讓我淚濕,看!我就是這麼一個愛哭的女子,一個常常因一句話,一個轉身,一本書的某一個故事,淚水連連,我就是這麼一個容易傷感的,沒用的人呵!

  就像今晚,我又流淚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