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彩鈴情緣

 愛情總是很詭異,它來的時候不知不覺,去時卻匆匆忙忙,讓你無跡可尋。很多愛情都是在不經意間消失,愛情沒了,但他殘留的影卻給人留下永遠的回憶。
  
  我和她也是在不經意間把愛情丟了,我們都很喜歡音樂,愛情也是在音樂中開始。
  
  一個普通的音樂會讓我們相識,有了她的手機號,音樂會結束,我便撥通了情緣線,裏面的彩鈴響起梅豔芳的《女人花》。
  
  “女人花搖曳在紅塵中,女人花隨風輕輕擺動,只盼望有一雙溫柔手,能撫慰我內心的寂寞”
  
  第一次感覺到一個女人孤獨的心靈裏期盼著一份溫熱的情感。我的彩鈴隨著《女人花》的柔情感化成庾澄慶的《熱情的沙漠》。
  
  “我的熱情好像一盆火,燃燒了整個沙漠,太陽見了我也會躲著我,它也會怕我這把愛情的火”。
  
  在接到她的第一個電話時,我就告訴她,我的彩鈴是為她而設,希望我這熱情的愛火能溫暖《女人花》的淒涼。
  
  愛情就這樣開始,再一次聽到她的彩鈴,響起鄧麗君的《甜蜜蜜》。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兒開在春風裏”。
  
  女人花不在搖曳,而是開在了春風裏。
  
  愛情真的很甜蜜,尤其是初次的戀愛,很多的第一次都是在這時發生。我的彩鈴隨著愛情的進展,光良的《第一次》開始了。
  
  “喔第一次你,躺在我的胸口,二十四小時沒有分開過,那是第一次知道天長地久”。
  
  很多人說愛情不需要海誓山盟,但又有幾個人的愛情裏沒這些呢,這些雖然不現實,可往往不現實的話才是最感人的,因為愛情不就是追求這種浪漫嗎。
  
  柯以敏的《約定》:“你是我心中不變的約定,我的世界因為你而動聽,你是我生命無悔的決定,我願來生再次與你相逢”,成了她對我的約定。
  
  約定總是兩個人的,同樣的約定,不一樣的旋律,光良的《約定》:“我還記得我們的約定我比以前還更愛你了”,這是我對她的約定。
  
  象很多愛情故事一樣,我們的愛情也不會永遠那麼順利,任何愛情裏都有爭執,都有小插曲,往往小插曲就能結束一段美好的愛情,因為小插曲是一種考驗,我們的愛情也會有。劉若英的《為愛癡狂》:“想要問問你敢不敢,像你說過那樣的愛我,想要問問你敢不敢,像我這樣為愛癡狂”。
  
  這是她和我發生冷戰期間的彩鈴。
  
  我們都沒經的住考驗,就這樣分開了,分手後還是忍不住要聽她的新彩鈴,耳邊響起許慧欣的《七月七日晴》:“七月七日晴,黑夜忽然變白天,我失去知覺看著相愛的極限,我望地平線,天空無際無邊,聽不見你道別,拇指之間還殘留你的昨天,一片一片怎麼聽見完全”。
  
  這種分手的痛苦何止一人,我把彩鈴換成了,張敬軒的《中斷點》:“我吻過你的臉,雖然你不在我的身邊,我還是祝福你過得好一點”。
  
  可她再也沒聽到我的《中斷點》,我也沒有再去聽《七月七日晴》。愛情變了,歌曲也是如此,連《癡心絕對》都要《手放開》,我又怎能奈何?李聖傑的《手放開》取代了《中斷點》:“我我給你最後的疼愛是手放開,不要一張雙人床中間隔著一片海,感情的污點就留給時間慢慢漂白,把愛收進胸前左邊口袋”。
  
  很多年過去了,隨著街口音樂廳裏孫燕姿的《遇見》的歌聲。“我往前飛飛過一片時間海我們也曾在愛情裡受傷害我看著路夢的入口有點窄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作為還是朋友的我,又一次撥通她的彩鈴,“十年之後,我們是朋友還可以問候,只是那種溫柔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情人最後難免淪為朋友”。
  
  我的情徹底終結,可我的心還是活在那段愛情裏,我抱著僥倖換了雙重彩鈴,迪克牛仔的《有多少愛可以從來》,孫楠的《拯救》。
  
  我知道愛不可以再從來了,孫楠也拯救不了,但我還是要選擇這兩首歌,至少可以證明我擁有過吧,可此時我腦海裏想起了巫啟賢的《太傻》。
  
  守住你的承諾太傻
  
  只怪自己被愛迷惑
  
  醉過的心那裏去找
  
  對著滿滿空虛回憶
  
  怎麼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