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無聲的控訴 -5

於家橋簡直成了人間地獄。白天也成了黑夜,於海一家更是活在死亡和恐懼中,他們想只要管住自己的兩條腿,不要隨處亂走,也許能夠躲過災難,但作為一個農民,不去田地裏面勞作就意味著整家人都沒得吃喝,就意味著要被餓死。
  
  於家橋的春天一點沒有新生命的跡象,似乎連一年四季都能繁殖的人類都停止了作業。於家橋自從日本鬼子進村以後,都聽不到嬰兒的啼哭了。
  
  作為一家之主的於海老爹一大早就去了,出去的時候,於海的母親輕聲叮囑道,自己小心點,看見日本鬼子就躲遠一點。還有於威民這個人渣子。知道了嗎?
  
  這個女人沒有想到這一聲叮嚀卻是永別。而有些戲劇性的是自己卻先男人一步去了陰曹地府。
  
  於海老爹也不知道這是自己和女人在人世間的最後一面,要是知道,他肯定要多說上幾句話的,但是他沒有,連頭都沒有點一下,只是默默地跨出了家門。於海的大姐坐在門檻上,她朝老爹傻兮兮地笑了笑。莫名其妙地竟然開口說話了,她神秘兮兮地說,爹啊,你小心一點,日本鬼子手段蠻多的,凶起來能嚇死人。嘿嘿,手段蠻多,嘿嘿嘿。
  
  於海的老爹冷冷地看了一眼這個瘋女兒,他想歎口氣,但又咽了下去,他想這個瘋子女兒今天怎麼開口說話了?只從被日本鬼子糟蹋後,還是第一回啊!真是怪事。
  
  於海老爹就是這樣想著想著,靈魂都有點出竅了。他不知道,於威民帶著兩個日本兵正向自己走來。事情就是這樣平淡,什麼危險也沒有。所以於海老爹只是覺得自己的狀態有些不對。其實農民都是這樣麻木的,日本鬼子沒來於家橋的時候,於家橋人走路時可能會哼個小調。但於海老爹是個沉默的人,日本鬼子沒來時,也沉默,走路時也不會哼小調。只是碰見熟人會打個招呼,寒暄幾句。
  
  於威民和日本兵從於海老爹身邊經過時,於海老爹只是木然地走著,他忘記了老婆出門時候的叮囑,見到日本鬼子要躲遠點兒。於威民瞥了一眼於海的老爹,嘴巴裏輕輕地喂了一聲,他覺得於海老爹用這種態度面對他這個治保主任簡直是太沒禮貌了。於威民有些惱怒,看見治保主任不遞根煙就算了,連看都不看我一眼。什麼意思?這簡直目中無人,他娘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