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黑哥的江湖生涯-4

那一次我記憶清晰,學校放假後,天下著細毛雨,和我約定打架的那同學叫了十幾個人,好像還有民工模樣的人,在我回家的必經途中把我給攔截下了。那廝說,呵呀,不是說群打嘛,哈哈,叫不來人啊,難道想一個人挑我們這麼多人?他甚是得意。我沒有帶雨傘,濛濛細雨已經濕了我的頭髮,有一縷雨水從我的額頭通過我的臉蛋流進了我脖子中,我的身體在顫抖,說實話我當時有些怕,這廝叫了些民工模樣的人,就是來狠狠收拾我的,我腦子裏一片空白,完全不能預知結果會是怎樣,我想大概就是我曾經要那廝的後果吧,非死即殘。就在這一刻,一輛響聲很大的摩托車從那群人背後騎了過來,那人沒?車而是直接撞過來的,嚇得那群王八羔子連連避讓,接著就是一片臭罵聲,他媽的,沒長眼睛啊,他媽的,不要命啊,他媽的,想死是不是啊,他媽的,老子給你一刀成全你啊,他媽的……那人把摩托車漂亮地轉了彎,停了下來,我看清是黑哥,但他身後沒有帶什麼人,可我的心裏還是暖烘烘的,一下子感覺有希望了。黑哥沒有從摩托車上下來,而是從身上抽出一把軍刺模樣的長刀,就是那把我在征天賓館門口看黑哥砍人的刀子,黑哥大概好久沒用了,刀子上面竟沒有一絲寒光。黑哥把長刀丟在那夥人面前,指著我說,他是我小弟,你們想揍他,就從我屍體上面過去吧,說著伸長脖子,示意叫他們往他脖子上砍。我當時覺得黑哥他媽的真是酷斃了,完全有當年《上海灘》中發哥的氣勢,但我心裏也著實緊張了一陣,對面有那廝花錢請來的民工,那些民工也是要錢不要命的。對方保持著安靜,他們也許是被突如其來的黑哥嚇懵了,遲遲不敢上前動手。黑哥彎下身子敏捷地抓回自己扔到地上的刀子,然後朝著那夥人輕蔑地說道,想要再生事端,去夜市書攤找我就是。黑哥說著發動了摩托車,開到我面前,看也不看我一下,說了聲上車。我搭著黑哥的肩膀上了摩托車。黑哥的車子飆出十米之外,我聽得背後那些鳥人們在大聲問候我媽。
  
  念了大學後,我就很少有機會再跟黑哥接觸了,因為一年到頭也就回了四五次家,那時黑哥除了在夜市裏擺攤,還在我們鎮子上租了一間十來個平方的房子,開起了書店,書店雖小,但各類書籍應有盡有,不過大多也是些中學生喜歡看的玄幻類作品。我那時看見黑哥,他已經有些變老了,肚皮上倒是長了些肥肉。有一次我們談起我的大堂姐,黑哥問我,你堂姐最近怎樣,應該嫁人了吧?我點點頭。大堂姐技校畢業後就分配到征天單位當會計,後來嫁給了襯衫廠老闆的兒子,大伯對這門親事十分滿意。這也就是所謂的門當戶對了!堂姐一年後生了個兒子,從此當起了家庭主婦。黑哥聽後也沒表示什麼,黑哥就是這樣一個不善言談的人。我沒有想到這個黑哥竟然還記得我的大堂姐,當年我就是因為我的大堂姐才和黑哥結識的啊!
  
  上一次回家,我從鎮上的車站下車後先去了黑哥的書店。黑哥裝了臺電腦正在玩CS,他見我來沒有放棄手頭的廝殺,等一局結束後,他罵了聲他媽的,然後抬起頭問我玩什麼遊戲?我手裏提著筆記本,自個挪了一張凳子坐下,說,現在不玩什麼遊戲了,電腦主要用來寫東西。黑哥“噢”了聲又問我玩過什麼好玩一點的遊戲?我回答說,高中時玩“傳奇”,大學時玩過“魔獸”、“風雲”之類的,覺得還可以吧。黑哥又這樣朝我“噢”了一聲,重新玩CS。突然黑哥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很精神地對我說,你現在已經是黨員了,讀書成績又好,畢業了去參加公務員考試吧?要是考上公務員就在我們鎮上當官,到那時我們兄弟就揚眉吐氣了。我朝黑哥笑笑,然後從書架上拿出一本明朝人洪應明寫的《菜根譚》隨手翻閱,這個黑哥還是懷念著曾經在我們鎮子上耀武揚威的江湖生涯啊!
  
  2007-11-22,23點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