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你拿我的青春當什麼

 最值得中國人驕傲的申奧那年,我和老公離了婚。離婚的原因俗得可笑,他有了外遇,而且在我面前已經開始肆無忌憚。
  
  我和老公雖不是青梅竹馬,但也算得上天造地設的絕配。至少,在當時是這麼認為的。娶我的時候,他就說,這輩子能娶到我,是他們家幾輩子積德換來的。
  
  我們相識在夜大,想當年,我也算才貌雙全的女子,追我的公子哥已有不少。說實話,我有些看不起他們,仗著老子有幾個臭錢,就想玩遍世界上所有的女人。我老公在那時只是一個不起眼的窮學生,論家世、背景什麼都沒有。能讓我看重的也許就是他的聰明才智吧!我們戀愛時,他都沒送過我什麼像樣的禮物,我從來不抱怨他窮酸。結婚時,我們連婚紗照也沒拍,因為都是剛畢業,也沒什麼積蓄,現在想起,也算是一個遺憾吧!一輩子的事,因為我無限的寬容忽略了自己的幸福。
  
  結婚以後,和所有一心奔著過日子心思的夫妻一樣,我開始計畫我們的未來,他是學會計的,開始在一家小公司做,後來有了一些經驗,還是我給他指的道,去了另一家大公司,第三年,生下了我們的女兒,我們一家人很快樂。
  
  或許家庭和睦帶來的運氣吧!應了那句“家和萬事興”的話,我覺得我們的生活越來越好。
  
  我當老師,很輕閒,也不用坐班,還可以兼顧做家教,我們一個月的生活費,根本用不著他的工資。在我們計畫之內的幾年裏,買了房子,裝修的時候,他正在創辦自己的會計事務所,整個裝修帶買家具,我都沒用他,連女兒都說我很能幹,只是父母有些心疼。
  
  房子有了,孩子也健康可愛,我以為,我們的結合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他自己都說,這輩子最成功的選擇就是我,是我帶來了後來所有的成功。
  
  他工作一天天忙起來,女兒五歲時,我把她送到了幼稚園,我也兼了幾份家教,夢想著奔入下一個共同的生活目標。那段時間,確實,誰也顧不上誰,回家見一面,就睡覺了,有時候,甚至,連句話也懶得說,我想,他的出軌可能和我的忽視也有關系。
  
  有一段時間,他和新來的會計總是一塊出差,每次都是他們倆,我也沒懷疑什麼,因為工作嘛,總免不了在一起。
  
  一次給女兒開家長會,下午早早就沒事了。可那天比往常忙時還覺得累,就想回家睡覺,後來想,可能那是人的第六感的作用。當我推開臥室門的一?那,我傻了,我的老公和那個會計正在慌亂中撕扯著各自的衣服。我竟然說了聲“對不起”,好像他們是正大光明的夫妻,而我無意走錯了門似的。正要出門,猛然回過神,這是我家呀!那個女人看見我又返回來了,慌忙拿著還沒穿完的衣服,跌跌撞撞就跑出去了。我也是忘了狠狠抽她幾個大嘴巴。
  
  她走後,我老公也不穿衣服了,躺在床上,看上去好像很專注地望著天花板,什麼都不肯說,這種時候了,他竟然還等著我去問。真是不要臉到家了,他什麼解釋都沒有,我也不知道怎麼問才好。
  
  第二天,我帶女兒住回了娘家,我媽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說,老公出差了,不想回家。就這個理由,我住了一個星期,他才去接的我。當著父母的面,我不好意思說出真相,等回到家裏,我提出了離婚,我知道,只有我先提出來,才會變得主動一些。他是死活不離,因為他今天能有這樣的生活,完全是我在背後出謀劃策得到的回報。他離不開我,哭了一晚上,求我原諒他,並且說,是那個女人先找的他。我一想,離婚,我們的孩子怎麼辦?她還那麼小,所以,我答應了他,不過前提條件是,永遠不能再和那個女人來往,不管任何事。後來,那個女人離開了他的事務所,我也相信了他的承諾。
  
  兩個人的感情一旦有了裂痕,想再回復到最開始的單純,那是永遠不可能的事,和他在一起,每時每刻,我都會想到那個女人,甚至產生了一種幻覺,總覺得有雙眼睛在哪個角落看著我們一家人。後來,就越發覺得恐懼,似乎受良心譴責的人我。
  
  儘管如此,我還是強忍著痛苦去慢慢適應生活,去重新認識我們倆的感情。這樣看上去平靜而各自內心又都有著各自複雜的心情持續了將近一年。
  
  我幾乎快要淡忘那件事了,有一次路過事務所,我打他電話說一起下班,他居然很緊張,我以為他在忙工作,就打算在門口等他,等下班的時候,我看見一個熟悉的面孔挽著我老公的胳膊很親密地向我走來,一時大家又一次驚呆了,這一次是事務所的所有人,以及那棟辦公樓的其他公司員工。我上去就抽了我老公一個耳光,我不會打那個女人,我不能讓別人認為,我這個正太太是個潑婦,而且第三者也會有一群人同情。我老公當時什麼也沒說,拉著我回了家。
  
  回到家,他沒再像第一次那樣跪下來用滿臉悔過自新的淚水挽留我,而是許久的沉默,也許他自己也知道,我不會再原諒他。我們很平靜地離了婚,女兒歸我,物質上的東西,我什麼都沒要。人都不是我的了,我留那些東西緬懷個什麼勁,再說我不想睹物思人,斷了就永遠地斷了。
  
  我把一個事業有成的好老公就這樣輕易地拱手相讓給了一個哪個方面都不如我的女人,而且他的事業有成有我的一多半心血。
  
  我把女兒安置到了父母那裏,一人置身獨闖北京,我想不到一個更適合我的城市,乾脆隨大流吧!別人往那裏跑,我也跟著跑。
  
  來北京後,由於可能我的學歷在老家那座小城算是不錯的了,可在北京,一切都得重新開始,而且比我想像得要難得多,我只能從業務員做起,而且都是些不知名的小公司。沒辦法,那我也得幹,因為要生存。
  
  每週給女兒打一個電話。別人問我的情況時,我總是含糊不清,我不知道怎麼去給他們講我的故事,自己沒能耐守住老公,讓別的女人得了便宜,這似乎不是第三者的錯。
  
  後來,公司的老闆對我動手動腳的,他也有老婆,可他還要那麼對待我,我突然明白了,也許當初並不像老公說的那樣,所有的罪過都算在女人頭上。可能有些成熟的男人下意識地認為,一個離過婚的單身女人,更容易得手,因為他們按常理推斷。像我這樣的女人也需要生活的慰藉。我為了反抗和守住自己的信念,也籽證明給這些世俗的男人看,我辭了職。
  
  之後,又是找工作,找到了新工作,因離單位遠,又找新的住處,又搬家。後來,類似換工作,搬家的經歷又有過幾次。我都快瘋掉了,家裏人勸我回去,因為回去還可以繼續做老師,那是一份相對穩定也很高尚的工作,我不回去,回去看著我原來的地第公和那個拆散我們家庭的女人幸福的生活嗎?因為那是座誰都認識誰的小城。
  
  我也想給女兒該有的一切,失去了父愛,母親又不在身邊,我都不敢想像女兒長大後會不會恨我們,我現在都害怕面對她,我怕她問起關於我們失去的那個家的任何,怕她笑話我沒能力為她守住那片快樂的天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