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青天白日 -2

5月18日,寧玉翠卻出院了,出院的直接原因,網上說,是因為5月17日,網友代言人“無敵劍客”,帶著寧玉翠的家人,去醫院看望寧玉翠,打破了警方不准探望的禁忌,報導了寧玉翠頭腦清晰,言行正常,揭穿寧玉翠“有精神病”的謊言(探望寧玉翠之事,下麵還要約略寫到)。因此,警方又把她帶到縣看守所。然而,此做法,沒能將網路爭鳴“壓下去”,卻是更多的口水在網上氾濫。其中有兩個話題,最被網友們津津樂道:
  
  寧玉翠有沒有精神病?她的精神病對誰有利?
  
  劉正中有個熟人,他是懂法律的,他也加入到這話題裏去。當然,他的帖子,屬於比較高檔的那種。劉正中摘要了幾段:
  
  “粗看這2個爭點,裏面的邏輯好像是:先鑒定寧玉翠有沒有精神病,然後,在一堆法律理論中討論她的精神病對死者還是對她比較有利。但是仔細推敲不難發現,邏輯其實應該是倒過來的:首先把她是‘精神病’的說法抖出去的,必然是認為她的精神病能把小官的‘調戲’行為掩蓋過去的,以為她是一個‘精神病人’,就足以說明‘行刺’的原因。這個出發點明顯是站在小官一邊的。有了這樣的事實:精神病人殺人,偵案、結案就顯得簡單劃一了。然後,再開始討論她是不是真的有精神病。經過網路一仔細討論,又發現精神病也不一定利於小官,因為小官‘調戲’的事實太明顯了。你調戲弱女子,弱女子奮起反抗,不管有精神病沒精神病,都有理。不過,無精神病的反抗,是‘正當防衛’,精神病人的反抗,是‘無理智’的盲目衝動。你們不是支持寧玉翠獲最輕、或不受處罰嗎,想想,選擇什麼有利。
  
  “當然,有沒有精神病,不是誰說了算的事,必須有醫院科學的鑒定結論。但大家知道,影響鑒定的路多的是,我這裏不想多說了,反正事實如何,我們不得而知。
  
  “不過,有一個簡單的事實,大家是知道的,寧玉翠一直都在上班,而且也沒有在其他場合隨便傷過人,並且也沒有發現,她之前在醫院有精神病的醫療記錄。按照一般老百姓的理解,就是吃一點藥;一吃藥,就成精神病了,這個說法,是站不住腳的。
  
  “另外,假如是精神病,哪有到醫院觀察幾天之後就出院,出院之後又立馬被警方帶走的?
  
  “其實,過於精密的分析,得出什麼科學的結論,沒太有意義的,或許只會混繞視聽,掩蓋事件本質。我們需要瞭解的是:鑒定的初衷是什麼?瞭解了這個初衷,拋開利益的拉鋸戰,用老百姓的眼光來看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寧玉翠只不過是一個反抗‘調戲’的女孩;不反抗的人才有精神病。”
  
  這個觀點,正與網友“無敵劍客”的思想不謀而合。無敵劍客是堅定的“無病”派,後來又是堅定的被“性侵”派。只有無病的正常人,才面對性侵而英勇自衛,這防衛就有理,就無罪,無敵劍客與律師就照此思路維權的。這是後話,讀者馬上就會看到。
  
  8。
  
  接下來,得說說網友“無敵劍客”了。
  
  在網友“無敵劍客”一篇自述帖中,對自己個人資訊的披露,較為精彩。他當過兵,退伍後,回到地方幹過不少單位。在機場做安檢,在車站做安保,在碼頭做報關,在企業做宣傳……按照他的說法:“‘無敵劍客’是一只黃蜂,誰侵犯我,就要蟄人。我特立獨行,從不妥協自己的理念,從來不會顧及世俗眼光,自由自在地在天空中翱翔。當然,許多人對我恨得牙齒癢癢的,千方百計想拍死我。”有一天,他終於“厭倦了都市生活”,辭職不幹了。他賣掉財產,也“賣掉”了妻子,隻身帶著“漂亮舉世無雙”的女兒,四處流浪,過著神仙般的日子。流浪到南方某個小城,“無敵劍客”終於隱居在某個小巷裏。為了能繼續神仙生活,也偶爾炒炒房,有時幫朋友拿點訂單,做點專案賣錢。
  
  相當長的時間,網友“無敵劍客”蟄伏在邊城蝸居,終日躺在江邊,喝茶,閒聊,觀天空,曬太陽,做女兒專職保姆。夜晚,在燈紅酒綠裏,放鬆軀殼,尋找靈魂,讓將要迷失的靈魂回歸休息。
  
  然而有一天,隱居的網友“無敵劍客”突然開始在網路上高調發帖。
  
  網友“無敵劍客”最早在邊城的“狗眼看人低”論壇上嶄露頭角,且一鳴驚人。“無敵劍客”議事論人的帖子,以開膛剖肚式的犀利,獨樹一幟,只要沾上“無敵劍客”二字的帖子,點擊率、回帖率一飛沖天,網路論壇上,立即翻江倒海,巨浪滔天。足見“無敵劍客”劍鋒的威力;思想、文字顯現的人氣和感召力。
  
  2009年4月18日,網友“無敵劍客”以“天下無敵劍客”為網名,在“狗眼看人低”論壇上註冊,短短兩個多月,他發了好幾千篇帖子。有網友專門計算了他的發帖數量:6月16日到6月21日,網友“無敵劍客”每天發帖36篇。毫無疑問,“無敵劍客”在中國網壇上,創造了一個奇跡,確屬天下無敵。這個記錄,前無古人,看來,後也很難有打破記錄的來者。
  
  有人說,網友“無敵劍客”以發帖在網路上成名。接下來,你們看,為了心目中的女英雄寧玉翠,他要以實際行動,與虛擬世界的網友劃分界限。
  
  大家知道,現實生活中的“無敵劍客”,是隱士,差點兒脫離紅塵。突然間,吃起人間煙火來,並且是要到千裏之外的B縣去聲援維權,吃的,住的,活動所需的,舉手投足、張口喘氣,都要人民幣支持。客觀地說,他雖是神仙,可也養著一個女兒,這次,他擔起網友代言人的角色,幹“公益事業”,可不能全讓自己個人掏腰包吧?何況,英雄寧玉翠,及可憐的家人,也正需要經濟上的援助!
  
  “無敵劍客”即在網上發帖,申明大義,說明小義,呼請網友贊助。豪傑的帖子網上一出,當然一呼百諾,成十百千網友,都是善男信女,一聽“無敵劍客”大哥見義勇為,要去捨身救人,哪有不動心動情?頃刻見,網友熱烈回應,紛紛解囊。“無敵劍客”腰揣網友的熱情和善心,才得以甩開膀子,大踏步奔赴救人第一線。
  
  5月16日,網友“無敵劍客”隻身來到B縣。當時,正值網友向醫院發起廣泛而猛烈的進攻,院長、主治醫生的電話被網友打爆;此刻,網友“無敵劍客”來到了河濱市安撫醫院,專程看望英雄、烈女寧玉翠。
  
  那時,寧玉翠還在“保護性約束”中,警方、院方都禁止親友前去探望。可“無敵劍客”對寧玉翠而言,非親非友,他是以億萬網友“代言人”的身份,出現在院長面前,任憑誰,都會仔細看看這張大面孔。院長從被網友打爆電話上,領教了網友的厲害,現在,不是虛擬的電話,而是一個活生生的網友總“代言人”,禦駕親征了,院長不得不恭恭敬敬出去迎駕。
  
  “無敵劍客”果然無敵,他很快將院長打敗,並且將其俘虜了。“無敵劍客”不去看烈女,而先去會院長,是經過睿智的頭腦深思熟慮的,是他深謀遠慮的集中體現。
  
  “無敵劍客”一見院長,顯得十分謙恭,不但陪以笑臉,甚至點頭,又哈起腰,說:“院長,不好意思,打擾您了。您在當地,是德高望重的專家,威名遠播,如雷貫耳。而我,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個草民,一介莽夫。但,千千萬萬的網友信任我,委託我,因此,草民只好不遠千里,來到貴地,無非是出於良知,同情一個被欺淩的弱女子,為她伸張正義,免受再次遭冤屈。希望院長體諒,實在感激不盡。”
  
  院長雖萬分敬仰“無敵劍客”,但終究夾生陌面,素不相識,不知話從何起,嘴老是張著,就是不知從那個詞開口。然老實說,這網友代言人的一席話,覺得還是很入耳,緊張的情緒也略微放鬆了些。只聽“無敵劍客”繼續演說:
  
  “院長,其實,網友對醫院,對您的憤怒,是一個誤會,你們只是在盡醫療責任,在履行醫療程式。但網友看到了一個已受欺淩的弱女子,手腳被捆在床上,痛苦地喊爸爸的鏡頭,怎不同情之極,傷心之極,痛恨之極?這些鏡頭,都出自貴醫院裏,當然,網友就將憤怒都發洩到醫院,發洩到您身上了。”
  
  院長說:“你的話有道理。當時,警方把女病人送醫院來,說‘她剛殺了人,可能精神有問題’,醫院就採用了必要的約束措施,出發點是為保護他人,也保護她自己的安全。哪料會弄出這麼大的風波。”
  
  “無敵劍客”趁熱打鐵說:“院長,——您貴姓?哦,金院長。寧玉翠不僅僅是一個‘病人’,他更是被全國線民關注的公眾人物。您金院長,醫院,千萬不要因為不知情,而盲目行動,讓醫院替人背黑鍋,成為眾矢之的,這就不值了。事實上,金院長,你也知道,寧玉翠這小姑娘,與其他病人不一樣,——您覺得她真有精神病嗎?她只是不忍欺淩,奮起自衛殺了人。民意同情她,都說她是烈女,認為她防衛無罪。現在,你們醫院雖只是盡職,但線民以為,你們在做惡勢力的幫兇,這樣下去,不要說電話爆滿,不得安寧,您人身的安全也要憂慮,您說呢,是不是這樣?”
  
  “無敵劍客”這樣一說,院長急了,大汗從額頭上淋漓下來。無敵劍客趕緊安撫說:“金院長別急,寧玉翠的案件,本來就不關醫院的事,您只要頭腦清醒,尊重客觀事實,眼前的憂慮很容易解決,我保證一天內就沒有或絕對減少電話干擾。”
  
  院長將信將疑,說:“你有什麼妙法?”
返回列表